小均(化名)是我們班一個乖巧害羞的女生,
從他們小一我剛帶班時,同事就告訴我要注意他的爸爸,
接觸幾次之後,才知道他們是單親家庭,
爸爸平時打零工, 平時對孩子很好,但喝醉酒了就會發酒瘋,
不是撕破孩子的書本,就是把孩子抓起來打。

今天下午,我們上體育課要去跑接力,
我先調查有沒有人腳受傷不方便跑,
除了已經知道有一個小孩扭傷腳之外,小均也舉手了,
說:"老師,我不能跑,我的腳被我爸爸打受傷了!"
一驚,這學期以來,這已經是第三次了。
雖然我一再跟她說,如果爸爸有打傷她一定要告訴我,
但是她很少主動提起,我也常是事後才得知。
常常是我主動問她:"爸爸有沒有在工作?","爸爸有沒有喝酒?","爸爸有沒有打人?"
這次也是一樣,上了一整天的課她都沒說,
是我剛好問到誰不能跑,她才舉手說,而且居然是笑笑的說,
這點讓我很訝異,為什麼還能"笑笑的"說呢?

上個月吧,社會局的社工來找我談這個小孩的問題,
請我幫忙注意,我也是跟他對談後才知道,
我們學校的通報系統根本就行不通,行不通的原因在於高層的態度,
雖然輔導主任也有心,但是礙於更高層的態度,
她不用校方名義通報,她只以"熱心人氏"匿名通報。
且,社工說,家暴若無證據,他們也很難處理。

這次得知事情昨晚才剛發生,我心想,終於被我逮到了吧。
我帶著小孩去保健室擦藥,兩大腿後側明顯淤青,而且有傷口(被打到流血),
請校護幫忙擦藥,我則拍照存證,
我通知主任這件事,她依舊是照慣例匿名處理,
告訴我社工員明天會來,但是我不用出面,假裝校方不知情(因為校方知情不報會被罰款)。
但是,我不出面,證據如何給社工員? 他要叫小孩脫下褲子驗傷嗎?
主任有心幫他通報,但我們能做的僅此而已嗎?
通報完了之後呢?等著看她下一次被打?

我真的很難過。
為這個孩子感到難過,也為了自己不知道該如何幫助她而難過。
無論如何,我會把照片寄給社工員。
明天,我決定帶一個很可愛的布偶送她,
讓她在害怕、難過的時候可以抱著,讓她知道還有老師關心她。
當我盼望著寒假到來時,也開始為她感到擔憂....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zyb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