菸酒生,是阿祥給"研究生'取的別稱,

菸酒生應該是很愜意,但研究生可是很苦命。

今天是論文前三章的修改期限,

上週六和阿祥吃完早餐就去靜宜圖書館報到,

從十點多坐到下午五點半,兩人埋首於電腦和書堆前,

中午就在陰雨綿綿,狂風肆虐的天氣下,

共撐著一把傘坐在花台邊吃泡麵,

還不忘交代阿祥,"你要幫我撐好喔,不然我的湯會越喝越多!"

就這樣接力著一人撐傘,一人吃泡麵,在海風吹襲下草草解決午餐,

繼續奮戰~

週日下午,趕到2點多終於完稿,也顧不得通不通順,先寄給老師再說,

在完稿之前突然歇斯底里的大笑,哇哈哈~~~我終於改完了,

雖然不值得竊喜,因為這只是下一次修改的開始,

這就是菸酒生揮之不去的夢魘與輪迴吧。

 

 

jzyb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