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惠(化名)....不是我的高徒,但卻是我的開心果。
我很喜歡跟她說話,實在是太好笑了。


今天下午美勞課做聖誕卡,她要寫給因工作受傷的爸爸,
於是跑來問我,"老師,要寫給在醫院的家人,要寫什麼?"
"就寫  祝早日康復啊"
怕她聽不懂,我特地又重複了一遍。
她點點頭,若有所思,好像是懂了。
於是她轉身回座,走沒兩步,突然又回過頭問我..."要寫什麼?"
害我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。

明天是全校模範生的選舉,我問她要投給誰。
她說,她要投給女生的2號和男生的3號,
投給女生2號,是因為那是我們班義工媽媽的女兒,
她說...義工媽媽威脅她要投給2號。
那為何要投給男生3號呢?自然也有她的一番道理。
她說,"我原本也要投給男生2號,可是我今天拿到3號的糖果,所以我要改投3號。"
這..這....這算是賄選嗎? (今天3號候選人來拜票,有獎徵答時用糖果當獎品。)

最近聖誕氣氛濃厚,小朋友常常來問我,到底有沒有聖誕老公公?
昨天中午吃飯時,家惠又跑來問我,
"老師,世界上有沒有聖誕老公公?"
我還在思考怎樣回答,她又說了,"我阿姨說聖誕老公公死了。"
"對,他太老了"(我馬上順著台階下)
家惠點點頭,用很認真的神情問我,"他真的死了喔?"
害我差點噴飯。
接下來的吃飯時間,
我就聽到底下學生竊竊私語...聖誕老公公死了?聖誕老公公死了?


jzyb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