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公去世了。

從初二住院後,身體就時好時壞,

常是清醒沒幾天,就突然惡化又送去急診,

而我們的心情也就像坐雲霄飛車般飛上飛下,

絲毫不敢放鬆。

 

阿公是個身體建朗的人,年輕時的他,

偶爾還會大老遠從白河轉三班公車來我們家坐坐,

有時是帶著他種的作物,有時候就只是想來看看,

而他,快中午時才到,吃完午餐後就又匆匆走了,

老人家的關心總是很含蓄的。

 

他對我們孫子輩極好,看到我們都會很開心,

連寒假時去醫院看他,他也是對我露出緬腆的笑,

還說一句;你怎麼到現在才來?

害我愧疚不已。

 

去年過年前帶著新婚夫婿阿祥,回去探望他,

買了伴手禮蛋捲回去,(太硬的東西,老人家咬不動)

隔了幾天,老爸也回去,看到桌上有蛋捲就大辣辣的拿起來吃時,

阿公就在一旁悠悠的說:那是阿百和阿祥帶回來給我吃的…..”

 

但年紀大了,老人家有些倔強脾氣,

常對子女的好意不領情,但對孫子們始終有好臉色。

他出院後送到安養中心照護,他待的挺適應(當然還是唸著要回家),

前一天還下床走路復健,第二天卻又掛急診,隨即而來就是住院治療,

原本上週想說情況穩定就能出院返家,沒想到病情急轉直下,

送進加護病房後便插管治療,

醫院第一次發病危通知時,他已經陷入昏迷,

看著老人家消瘦的臉龐,心中很是不捨,不忍再多看一眼。

週日,醫院傳來第二次病危通知,阿公就這樣離開了。

 

回到老家,看到躺著的阿公平靜的神情,

好想摸摸他,當然這已不可能。

只好祝福他,一路好走,您的身影會常留我心中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zyb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